喵儿@我又双叒叕咕啦!

p3/永七/pm/dr/恶狼游戏/coc
是个失智的破语c的,虽然气和文笔什么都没有但是还是希望同好找我玩(哦)望月绫时世界第一可爱我永远喜欢他。

【p3】樱花(主绫主)

比起文更像是小段子的合集……说是主绫主其实只是友情向吧(个人意味)p3剧透有,刀子有,食用愉快(?)

一、

结城理总觉得望月绫时有时候会变得很奇怪。

比如说,他会在与大家谈笑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句成熟到过分的话。

比如说,如果一直盯着他的双眼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笑的时候眼神却根本没有在笑。

——又比如说,现在。

当理放学后独自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时,那道伫立在人潮中的,单薄而又瘦弱的背影自然而然地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绫时那样的背影,理自己的内心中也泛起了一丝寂寞。

绫时的目光,正直勾勾地锁定在路旁的一株樱花树上。正值晚秋,树上早已变得光秃秃的了,只有几片枯黄的叶子可怜巴巴地悬垂在上面,随着风摇晃枝条无力地摆动起来。

理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到了他的身旁站定,抬起头和他一起望着樱花树出神。

就这样过去了很长时间——

“呀,是理啊,下午好!你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真是让我吓了一跳呢……不过理可以特意来这里等我,我很开心哟。”

还是一如既往的欢快语调,只是这一次,理情不自禁地开始思考他真实的情绪是否如同他的口吻一样愉悦了。

“……没什么,绫时在看什么呢?”

“是樱花哦。你看——到了春天它一定会开满花朵吧?我很期待那副景象哟。”

绫时一边解释着,一边后撤了两步让到旁边以便理可以更好地看清它。结城理再一次仰首看向了那株樱花树,被已经变得干冷的秋风吹得有些开裂的树杈间,看不到一点春意。

“绫时没有见过樱花吗?”

“或许吧?已经记不太清了呢。”

理侧目端详着绫时,微微低下头的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表情。想起顺平之前问他在以前的学校的事情时他作出的同样的回答,难道这就是他对于一切事物都强烈到过分的好奇心的来源吗?理这样思考着,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等到春天的时候,我们一起来看吧?”

因为是重要的伙伴,所以理想要和绫时一起领略这个世界的精彩——

绫时愣了一下,旋即恢复了以往的明朗微笑提高了声调回答着他。

“约好了哦。”

二、

绫时喜欢樱花——不,不如说他喜欢一切生命蓬勃向上积极生长的样子。万物凋零的秋季,对于他来说还是太过寂寥了。

所以说,当他看到路旁一株只剩下残枝败叶的樱花树时,竟突然涌现出了怜悯和惋惜的情感。

绫时并不知道那种莫名的情绪的来由,但是它却在不知不觉间在他脑海里扎下了根,生长发芽渐渐成长到了令他无所适从的地步,就好像——他无法看到那样生机盎然的景象一般。虽然他尝试过想要抛下它,但是这种如同噩梦般的不详的预感却一直缠绕着他,为他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霾,即使奋力摆脱却依旧如影随形。

他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以至于当他终于回过神来注意到身边的理时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久。

猛然闯入内心世界中的人让他变得有些慌乱,并未过多地思考这样的伪装是否过于拙劣只是下意识地挤出一丝微笑向理打着招呼。他一边应付着与理的对话,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心情——可是无法理解的不安却愈演愈烈了。

绫时对理的感情很复杂。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每次看到理的时候,原因不明的亲切与温暖感都会令他十分幸福;但是在此同时,与之对立的另一种完全相反的情感——害怕失去伙伴,想要逃离这种温暖——也会同时出现。这两种心情如同黑与白一般在他的心中纠缠不清,最终混合成了界限不清的灰色。

可以确认的只剩下了一点——理是重要的朋友。

“等到春天的时候,一起来看吧?”

啊,听到了理的声音。那是他想要与自己一起许下的约定吗?绫时不由自主地想着,有些惊讶地抬眸看向了理的双眼。

只是一个眼神,绫时就确定了——对于理来说,自己也是十分重要的存在。那是只属于他们二人的默契。

“约好了哦。”

烦恼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在此刻凋零的樱花和不安的感受也变得无足轻重——重要的是他与理之间的誓言,和他们之间无法断绝的羁绊。

或许时光只要像这样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吧。

只要这样,就足够。

三、

无论发生了多少欢喜或悲伤,相遇或离别,时间仍然稳定着它那准确到有些残酷的脚步悄然流逝着,就这样到了圣诞节那天。平日里就十分热闹的桐叶商业街上张灯结彩,人们欢笑着互相道贺并快乐地享受着节日——本应是这样。

理的心情有些烦躁。是因为自己和伙伴们将要面临的,关系到他们自己乃至整个世界命运的选择?亦或是斯特雷加到处宣扬灭世论,聚拢了不少信徒加剧了群众内心的不安?——不,并不是这个。他们早已找到了那唯一的答案,那是只有他们才可以做到的事情。决心早已下定了——难道不是吗?

直到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宿舍,听到了风花的疑问,他才找到了那烦躁感的来源。

风花问到:“你认为今天绫时くん是像往常一样笑着到处勾搭女生们度过的,还是流着泪度过的呢?”

四、

刻意回避着大多数人的视线,绫时漫无目的地徜徉在街上。在欢声笑语中,他孤寂,自责与痛苦的心情却被衬托得格外清晰并无限地延展开来,几乎要满溢出他的心房。

他并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目的,那些本应舍弃的,只属于人类的感情在半个月以来的独处之中非但没有退却,反而如同陈酿的酒一般在心中发酵,变得愈发让他难以忘怀。

或许,这是他对于人间、对于作为人类的时光和那些珍贵的感情还有所牵挂吧。

以及在这其中最难以割舍的——

当绫时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在与理一起许下诺言的樱花树下伫立了许久。

这一夜,在寓意着诞生的节日的欢乐气氛里,绫时独自一人用单臂支撑着树干跪在地上,哭得像一个受伤的孩子。

五、

已经到极限了——理很清楚这一点。

再过坚强的意志也无法抵过飞速消逝的生命力,强撑着衰亡中的身体来到三月五日这一天也只能勉强完成与伙伴们最后的约定。

到那时,“结城理”这个名字将只会出现在人们的回忆中。

不知为何,望着种在人行道两边开得正浓烈的樱花,他却再一次想起了绫时。漫天飞舞地花瓣迷乱了他已经模糊的视线,让他无法分辨出到底哪一片花瓣是属于那株樱花树的。

比起独自沉睡在冰冷黑暗的宇宙中心的绫时,可以在最重要的朋友们的陪伴下进入永眠,他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幸运。

——你看到这些樱花了吗,绫时?我代替你完成了我们之间的约定,用我的眼睛见证到了这个世界的第二个春天。

那一天,全城的樱花都如同约定好一般从枝头上纷纷落下,好像整个春天都在为两个少年的离去而哭泣。